小四

【最原生賀/是.文吧(?)/最赤中心+(偽)全員】

最原生日快樂!!!!
※感謝幫忙看稿的人!!
※日常OOC.bug有
※其他有CP向應該只有百春.星斬(?

以下正文


「……。」穿著不合尺寸的藍黑髮幼童,用純真的目光環顧四周。
「ひゃっひゃっひゃ──!輕易就做出讓人變回小孩的道具,本大爺果然是天才!」
「真是的!入間さん又做出給人添麻煩的東西!」
「噫、噫!給、給人添麻煩……」
「話說回來,這真是不得了了呢。」
事情源由於入間說又創造了『偉大的發明』,在她的下跪請求下,聚集在她的研究教室的才囚眾人,看見了成為她實驗品的最原終一。
「最原ちゃん的精神狀況怎麼樣呢?母豬ちゃん。」
「哈唔!……因、因為心智退化到大約7歲的關係,對我們的記憶只剩下基本認識而已……」
「那麼什麼時候會恢復原狀?」
「過幾天就會變回來了…」
「看樣子沒什麼太大問題,」眾人鬆了一口氣「東条さん,可以請妳幫忙照顧最原くん嗎?」
「那當然是沒問題……不過這件事,應該是妳比較適合呢,赤松さん。」
「誒?」
剛才呆愣地看著所有人的最原,不知何時已經蹭在赤松身邊,緊抓著她不放。
「誒——赤松ちゃん想要獨佔小小最原ちゃん嘛!吶吶,來哥哥這裡,有更多有趣的東西哦!」
「等等!不要嚇到他啊!吶,沒事的哦?」抓著的力道變得更大,赤松急忙安撫最原「你想的話,就跟姐姐一起生活吧?」換來對方的點頭,赤松伸出手讓他緊緊抓住。
「什麼嘛——真無聊。」
「那麼就決定這幾天,由赤松さん照顧最原くん到他恢復為止了。」

--

「說是這麼說,應該要怎麼照顧呢?」
「……然後妳就來找我了?」
「因為,照顧小孩春川さん有經驗吧!」
「那算什麼……」
換上白銀製作的衣服,赤松帶著最原來到中庭找春川。
「這個時候就是要靠氣勢吧!」路過跟著一起加入話題的百田率先搶話。
「笨蛋給我閉嘴。真是的,我只幫忙指示一次,給我記好。」
「太好了!」
.
.
.
「都記起來了嗎?」
「嗯!謝謝妳,春川さん!」
「……謝謝、春川お姉さん…」
「…………哼。」
「真不愧是我的助手!春卷以後一定可以做個好太太吧!」
「好太、……喂赤松,沒事了的話就帶著最原離遠點。」
「啊、好。」
赤松快速帶著最原離開中庭進入校舍,並輕摀住他的耳朵,沒多久巨大的打擊聲響起。

--

「製作了最適合赤松さん跟現在的最原くん的餐點,請享用。」
「謝謝東条さん!最原くん,好吃嗎?」
「嗯...。」
「唔嗯嗯──好可愛啊最原くん!!」給予簡單的答覆但手並沒有停止,最原兩頰因吃進去的食物鼓起,像隻倉鼠的模樣讓赤松忍不住抱住他摸頭。
「呀勒呀勒,赤松妳冷靜點。」
「那個,星お兄さん吃的東西是什麼?」
「嗯?這個啊,哼…小孩子要知道還太早了。」說著輕拍了拍最原的頭。
「雖然星くん這麼說,但其實只是香煙形狀的薄荷糖而已哦,最原くん。」
「喂喂,東条妳這樣戳破我,不就一點都不酷了嗎?」
「星くん才是,這禮拜的薄荷糖又吃超過我規定的量了吧?」
「……哼,真是麻煩的女人。」短暫的沉默後,星認命交出手中的薄荷糖。
「哼─哼哼──♪哦呀哦呀,楓和小終一也來食堂了啊!」
「為什麼鄙人必須陪著妳……」
同一時間,夜長拉著真宮寺進了食堂。
「嗯──因為因為,神明大人說今天跟著是清會有好事發生哦!啊!神明大人現在說要找小終一玩了!」
「那也應該去鄙人想去的地方…聽人說話……真是的,不過鄙人承認,鄙人也對返老還童的最原くん有點興趣。」
「……嗚、」被兩人突然靠近觀察,最原一時受到驚嚇,啜泣起來。
「阿拉拉,小終一不要害怕哦!安吉幫你畫一張畫,神明大人是這樣指示的!」
「ククク…心智真的變回兒童了,人類果然很有趣─…!」
「等、等等──」
「請兩位適可而止,這樣下去最原くん會嚇壞的,赤松さん,請先帶著最原くん離開吧。」勸退真宮寺和夜長後,東条向赤松提議。
「……嗯。」
「…請不要灰心,覺得自己沒辦法照顧好最原くん,即使發生這種情況,最原くん也還是選擇妳而不是我。」
「!……嗯,也是呢!」看著緊緊抱著自己的最原,赤松重新下定了決心「最原くん,我帶你去其他地方玩,好嗎?」
「嗯……。」

「哼,只要妳想的話,也可以讓最原親近妳吧?」兩人離開後,星開口說話。
「沒有這種事,小孩子也是會看人的。」
「是這樣沒錯……也是,這就是妳的個性呢。」
「?」在對方沒打算多做解釋而意義深長的笑容下,東条罕見地露出了疑惑。

--

「在魔法帽輕敲幾下——看吶!」
「哇啊啊——」
在小小觀眾佩服而閃閃發光的目光下,夢野意外地提起了幹勁,表演一個又一個的魔術,而被說了「會影響咱的魔力」的赤松和茶柱則到了後面守著他們。
「夢野お姉さん好厲害——!」
「咔─嘎嘎嘎!這就是咱的魔法吶!」
「呣呣呣……最原さん竟然敢靠夢野さん那麼近……!」
「嘛嘛、最原くん不算在茶柱さん的男死範圍內的吧,而且還是小孩子的最原くん哦?再說夢野さん也很開心呢。」注意到茶柱的不滿,赤松安撫她「抱歉吶,因為剛剛發生點事情,最原くん有點嚇到,所以帶他來看夢野さん的表演。」
「…如果這樣就算了,轉子會忍住的。」
「謝謝!啊,表演快結束了呢。」
「接下來是最後一個魔法——」
「烤竹莢魚ちゃん要把自己變不見的魔法哦!騙你的!」表演準備收尾,舞台上卻出現了另一道蓋過夢野音量的聲音。
「んああ!?王馬!」
「王!馬!男死!不許干擾夢野さん!!」
「要做有趣的事情怎麼可以不找我呢!魔法我可是也會的哦!」輕易逃過茶柱的追捕,王馬每踩到一個定點就灑了一些粉末,回到一開始的地方時,粉末已灑在最原周遭。
「んあ!那是咱的!」
「にしし——要開始囉!」一個彈指,粉末在空氣中亮出紅點,緊接著發出了五顏六色的光芒,最後在落下地板前不見蹤影。
「怎麼樣—?我的魔法可不比烤竹莢魚ちゃん遜色哦!」
「那是汝搶了咱的魔法道具吧!」
「夢野お姉さん跟王馬お兄さん都好厲害!」
「誒——和飛機場一樣程度嗎—?啊。」
「男死……」茶柱拎起了王馬,目死地看著他。
「這樣好嗎,茶柱ちゃん?小小最原ちゃん在看哦!」
「都是男死,無所謂。」
「——男死下地獄去吧!」
…接著王馬くん被茶柱さん直接了當重摔了出去,好在提前遮住了最原くん的眼睛,表演…算是圓滿落幕、吧?
說起來,之後王馬くん馬上像是沒事般跑走了,到底是來做什麼的呢?難不成──不,應該不會吧。
看著恢復精神的最原,赤松這麼想著。

--

「接下來去……誒?啊啊抱歉,最原くん想睡覺了嗎?」正在想下一個地點時注意到身旁人的不安份,赤松改帶他到了他的房間。
「這裡是最原くん的房間,在這裡睡覺吧?明天我會來接你的。」說完赤松正打算離開,卻感覺到手傳來的力道不想要讓自己走。
「一個人會怕……赤松お姉さん不能跟我睡嗎?」
「嗯……但是黑白熊——」話還沒說完某隻隨叫隨到的熊已經舉著『這當然沒問題啦!』的木板出現在門口。
「………不過還是不太好——」
「…………拜、拜託妳,楓お姉ちゃん…」
「我明白了沒有問題。」一秒攻破。

「呼──嗯?」赤松盥洗完畢來到床邊查看,最原已經淺淺睡著,一躺上床便靠了過來。
「……晚安,最原くん。」看著最原變得安穩的睡臉,赤松微笑,將他輕輕摟在懷裡,跟著入睡。
.
.
.
「?……哈啊──?」
「!?怎麼了嗎,入間さん?」深夜,逼著幫忙做事的Kibo聽到入間的驚呼,急忙趕到她身邊。
「哼,沒什麼,只是本大爺發現一個低級的錯誤而已。」
「土肥原明早就會變回去了。」

--

「嗯、……嗯嗯?」剛睡醒,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看見的不是幼童的睡顏,而是青年發育完全的胸膛,打量對方,熟悉的臉龐顯示他的身分,但往下一瞧,破碎的布料雖遮住部分身軀卻已接近全裸,還與自己緊緊擁抱,尷尬又羞恥的心態遠超過對對方恢復原狀的喜悅。
赤松楓崩潰倒數。
「…………呀啊啊啊!!」
「好痛!」接著的是最原被推下床的慘叫。
「赤、赤松さん,怎麼了──诶,我、我恢復了……?」
「那件事現在不重要、不對、呃、總之你的身體!身體!」
「身體?……啊啊啊!非常抱歉!!」
「為什麼會一天就變回來啊!不是說幾天嘛!而且還……啊——真是的!衣服快穿上啦!」
「是!!」
赤松滿臉通紅,少見的慌張喊話一口氣抒發完後便轉過身留給最原空間更衣。
.
.
.
「好、好了嗎?」
「嗯…。」
「嗯、嗯,那我轉回去了。」好不容易稍微平復了心情,赤松轉過去面對最原「冷靜下來後想到最原くん剛剛講的話……是還有變成小孩子的記憶嗎?」
「……嗯。」
「是、是嗎?討厭,好害羞啊…」
「不,赤松さん並沒有做什麼吧?我才是……給妳添麻煩了,抱歉。」
「「……。」」各自想到自己的事情,兩人都臉紅了起來。
「總、總而言之,先去找大家說你恢復了吧!」
「嗯、嗯……抱歉,再等一下,還有一件事想問赤松さん。」
「嗯?」
「那個……雖說是我黏著妳的,為什麼會答應照顧我?」
「……那,最原くん又為什麼會黏著我呢?」面對最原的提問,赤松沉默一下,微笑著反問。
「诶、诶?那個,我不是很清楚……不過、就是有種,只想選擇赤松さん、的想法?…」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那、我也是對最原くん抱著同樣的想法哦!好,走吧!」
「??那是、什麼意思……?」
「嗯──是什麼意思呢──?」看著摸不著頭緒被自己唬得一愣一愣的最原,赤松笑得燦爛,拉著他離開了房間。


-End-

【最赤最/520賀文】

※兩人已結婚設定
※日常有OOC.bug

「終一くん——!」機場的另一邊傳來熟悉的呼喊。
「楓!」
「誒嘿嘿,終一くん有想我嗎?」
「那、那是當然吧?一個星期見不到面。」
「呼呼,抱歉抱歉。」說著,赤松抱住了最原「我也很想終一くん哦。」
「嗯、嗯……呃、總之先回家再說吧。」注意到周遭的視線,最原輕拍了赤松,示意她先離開。
「嗯!我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可以跟終一くん說哦!」

「然後啊在那邊,有很多很神奇的食物哦!例如一個叫『臭豆腐』的,……」到家後,赤松源源不絕的講在國外發生的事。
「——我還學會了一些那邊的話哦!」
「學會了什麼呢?」
「比方說……啊,今天剛好就是5月20日呢!」
「終一くん,試試看講『我愛你』看看!是那邊,520的諧音哦!」
「我、我愛妳?」
「發音要再標準一點!我·愛·你!」
「我·愛·妳。」
「嗯……再大聲一點!」
「我、我愛妳!」
「嗯!很完美哦!」
「那、這是什麼意思呢?」
「給!」
「…………」
赤松遞給他的手機上,顯示翻譯後的結果。
最原頓時羞紅了臉。
「誒嘿嘿,我也愛你哦!(私もあなたが大好きだよ!)」

-End-

【最赤/文】

我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取標題吧
※以最赤交往為前提的最原失憶梗
※紅鮭世界線,最原視角
※日常ooc.bug
鹹魚逃避坑(你
寫著寫著不知道為甚麼爆字數了


「唔……?」這裡是?
我發生什麼事了嗎?……誒?
我……是誰?
這時,房間的門被拉開,一群人走了進來。
「最原——ちゃん!」紫髮的少年率先說話並打算撲向我,但被其他人阻止。
「你這傢伙!終一才剛恢復意識,不准你搗亂!」
「那、那個!」我鼓起勇氣,插進混亂的場面
「……請問『最原終一』是在叫我嗎?你們是誰?」
「……」說完話,所有人都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我
「喂喂,真的假的,終一你失憶了嗎?」
「普通地老梗劇情呢。」
「要試試看衝擊療法嗎?」
「不春川さん那說不定會讓事態變得更嚴重。」
「神大人說要先做自我介紹哦!」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我失憶的事,其中,金髮的少女一直看著自己,臉上的表情看上去十分、難過?
……心裡好像缺少了甚麼?
「盯──」「唔哇!?」反應過來,剛剛的紫髮少年已經靠到我的床邊
「最原ちゃん真的甚麼都不記得了嗎?」
「呃……嗯。」
「好過分啊啊啊啊!!明明和我是那樣的關係!!」紫髮少年說著說著,突然就大哭了起來,嚇得我不知所措
「非常抱歉!請問我們是什麼關係?」
「是情ㄌ——唔咕!」還沒說完,他就被綁著雙馬尾的少女單手舉起來
「不要相信這傢伙,王馬小吉說的話。」少女冷冷的說
「是、是。」一瞬間好像感覺到了生命危險。
「那就拜託妳了,赤松!要讓終一恢復記憶啊!」「嗯,交給我吧!」同一時間,其他人好像取得了什麼共識,紛紛離開房間,只留我和金髮少女下來。
「呦西——總之先來做自我介紹!我的名字是赤松楓,超高校級的鋼琴家。」
.
.
.
「原來如此……我是從高處摔下來,失去記憶的嗎?」
「多虧赤松小姐,好像找回不少記憶,謝謝妳。」
「我們都是同學,叫我『赤松さん』就好!」
「接下來……我稍微離開一下,要等我回來哦!『最原くん』。」
……?語句間好像有什麼違和感?
「嗯,赤松さん。」


「哇!」
「……有什麼事嗎?王馬くん。」
「什麼嘛,已經不會嚇到了嗎?嘛,算了!」
「最原ちゃん的情況如何啊?」
「……多虧赤松さん的幫忙,已經想起不少事情了。」
「嗯哼──挑戰者,最原終一!機智問答,開始──!」
「诶、為甚麼突然!?」
「第一題!最原終一的生日是幾月幾號?」「九、九月七號。」
「第二題!最原終一是超高校級的什麼?」「偵探。」
.
.
.
「第九題!最原終一討厭甚麼!」「……八卦。」
「诶──赤松ちゃん知道的真多呢,全都記起來☆」「什!?」
「にしし──最後一個問題!最原終一最喜歡──?」「小說。」
「殘念──!答錯了哦!」「诶?」
「你果然在這啊,王馬。」
「啊,被春川ちゃん找到了。那就這樣啦──掰掰,最原ちゃん!」
「等、等等……」
跑掉了……他是來做什麼的?……我最喜歡?


「最、最原くん,沒事嗎?剛剛看到春川さん和王馬くん衝出來呢。」
「嗯,沒事。」
「這樣啊,那就好。」
「最原くん,能跟我去一個地方嗎?」
「?好。」
.
.
.
「這裡是?」
「超高校級的鋼琴家的研究教室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間研究教室,等等也帶最原くん去你的研究教室看看吧!」
「最原くん,」赤松さん了坐上鋼琴椅「能聽我彈一首嗎?那個,雖然對恢復記憶不見得有幫助……」
「不,我想聽聽看,赤松さん彈的鋼琴。總覺得,一定很好聽。」
「!這、這樣啊。什、什麼嘛……明明失憶了,講話還是這麼直接嗎?」
「?赤松さん有說什麼嗎?」
「什麼都沒有哦!既然要聽就坐過來吧!」「诶。」我被赤松さん拉著,坐上了另一半的鋼琴椅
「那麼,現在要彈的是,德布西的《月光》。」
寧靜而溫柔的旋律響起,內心的負面情緒彷彿全都融化在樂曲中。
我──聽過這首曲子。


「……呼,結束了。最原くん,覺得怎麼樣?」
「……」
「最原くん?」
「……為什麼,不把最重要的事情說出來呢?」
「诶?」
「是因為我是為了保護妳才從高處摔下來失去記憶,因而產生了罪惡感嗎?」
「──!……記憶都恢復了嗎?『終一くん』。」
「嗯。」
「……不討厭我嗎?」
「……我最喜歡的,是妳啊,『楓』。」我轉過身,將她擁入懷中。

「既然終一くん記憶恢復了,來練四手聯彈吧!」
「诶?不是應該先去告訴大家我記憶恢復了嗎?」
「因為興致來了嘛!」
「……真拿妳沒辦法。」
技術稍嫌不純熟卻最合拍的旋律,自房間傳出。

-End-

【夜長生賀/日常段子/是安】

※不是很明顯的魔女集會梗
※日常有OOC.bug
※名字沒有照官方




滿月的深夜,少女正在返家的路上。
「呢哈哈——今天也有很多人信仰神明大人呢!」
「哦呀哦呀,橋斷了——神明大人也是這樣認為的吧!」
一個剎那,斷裂的橋恢復成原本的樣子。
少女看似普通的傳教人員,實際上是不折不扣的魔女
「這樣就可以過去了!……哦呀哦呀?」
渡過橋,聽見旁邊草叢裡發出了聲響,湊近一看,是奄奄一息的男孩
「嗯——神明大人現在睡著了呢!」
「……」
鬼使神差地,平時依照「神明指示」過活的魔女,將小孩抱了起來。
.
.
.
.
.
「這就是在今天這天,安吉遇見是清的經過哦!」
「這個故事妳已經跟我說了不下十次了。」
「NoNoNo~安吉是在跟讀者說哦!」
「什麼意思?」
「神明大人是這樣跟安吉說的~安吉只是照做而已~」
「......算了,多虧這樣,」
長髮青年將魔女引領至飯廳,將生日蛋糕送上來
「我會將妳的生日記一輩子的。」
「生日快樂。」

-End-

【赤松生賀/算文吧(?)/最赤】

※日常有OOC.bug
楓妹生日快樂!!!!!!!!!!!!


「總之,先在這裡待一下看看?說不定其他同學發現我們不見了就會來找我們」
「嗯、嗯,是呢」
身處十分不妙的,粉紅色格調的房間,看著寫著『這裡是LH旅館!不SEX就無法離開房間哦!☆』的紙條,赤松楓和最原終一不約而同的這麼想:
我真的有辦法待到有人來嗎?

——二十分鐘之前

睜開眼睛,自己在一片漆黑的空間當中
這裡是哪裡,反覆思考著這問題,我向前伸出手——
「唔......唔!?」適應強光後,看見的是擺設相當奇特的房間
樣子奇怪的旋轉木馬、心型大床,甚至還有拷問犯人的用具?
回頭看自己出來的地方,是與周遭格格不入的置物櫃
「……總覺得好熟悉啊,難道說,另一個櫃子裡面是……?」
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敲了敲櫃子的門,果不其然,櫃子發出了巨大聲響
然而還沒反應過來,裡面的人已經跌了出來,壓向了自己
碰!
「疼疼……」我有點含淚的摸了摸後腦杓
「……赤松さん?」壓在自己身上的人發出了訝異聲
「果然是你啊最原くん……話說,你這個樣子是怎麼了啊?」
只見最原被緞帶纏繞,連同手腳一起被綁住,背上還綁了一個巨大的蝴蝶結
「這個,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比起這件事,先起來再說……」
「......最原くん怎麼了嗎?臉突然好紅啊?」
「不!沒事!那個,赤松さん,我現在行動有點不方便,能不能麻煩妳......」
「啊,說的也是,那」
「......!?!?!?」
我將最原抱起,放到了床上
「稍等一下哦,我先把緞帶解開。」
「............嗯,好。」
「......好!可以了!......咦?緞帶上黏了一張紙條......」
「怎麼了嗎赤松さん?上面寫了什麼......」
「「......」」
推了推大門,毫無動靜

——回到現在

兩人坐在床的兩邊不發一語,尷尬的氣氛瀰漫在空氣中
「那、那個!」赤松打破沉默「我現在有點口渴,這裡至少還是旅館,應該會有礦泉水之類的吧?我去找找!最原くん需要嗎?」
「啊、好,麻煩妳了赤松さん。」
「唔——這些都是什麼東西啊......」臉紅的看著小櫃子的各種情趣用品
「......有了!最原くん這裡有茶包......最原くん?」
「......赤松さん,我想那應該不是茶包......」最原說完轉身背對赤松,不過耳尖的赤紅還是出賣了他
「——!!......是、是這樣啊......」過了幾秒才明白自己拿了什麼,將其放回後坐回了床上
想要緩和氣氛結果更尷尬了,赤松有些懊惱的想
「赤、赤松さん,」這次換最原主動開口,但仍舊背對著赤松
「我並不會對赤松さん有任何非份之想的,請放心。」
「……」
「而且,如果我沒有想錯的話,再過幾分鐘——唔哇!?」
最原轉過身想要繼續說,卻被突然湊近的臉龐嚇了一跳
「這是什麼反應啊!好像看到怪物一樣!」
「抱、抱歉!」
「……吶,如果都沒有人來救我們,最原くん覺得該怎麼辦?」
赤松臉上出現可疑的紅暈
「誒?……」最原思考了一下「我想應該是不可能的。剛才想說的就是這件事,如果沒想錯,十二點就會有人來。」然後十分正經的推翻這個假設
「……」
「還有三分鐘……」
「……最原くん這麼不解——」「那、那個,」赤松正想抱怨,但被最原打斷
「雖然提早說有點不太禮貌,但是我想要作為第一人祝賀……算、算是對喜歡的女孩子的佔有慾、吧?」
「誒?」
「生日快樂,赤松さん。」
「「……」」
「還、還有一分鐘!繼續等吧,赤松さん。」
「是、是呢!」
滿臉通紅的兩人等待著時間到來。
『10』「……赤、赤松さん。」
『9』「什、什麼?」
『8』「剛剛的告、告白,」
『7』「請、不要覺得不自在。」
『6』「……」
『5』「無論赤松さん做了什麼回覆,」
『4』「我都會接受的。」
『3』「……最原くん。」
『2』「是?」「我要生日禮物!」
『1』「?那個要等出去——」
『0』啾。
「赤松さん生日快樂—!」其他同學們準時拿了生日蛋糕進來
「好厲害!就跟推理的一樣,真不愧是最原くん!大家,謝謝你們!」
「誒——居然什麼都沒有發生,真是無趣。」
「早跟你說過終一是不會如你的願做那種事的!不過,終一你的臉好紅啊,感冒了嗎?」
「……にしし——看來並不是什麼都沒發生呢——」


-End-

【七海生賀/日常段子/日七】

※劇透注意
※日常有OOC.bug

--------------

『日向くん看起來很疲憊呢?』
「被看出來了嗎?西洋情人節收到很多巧克力,不一個一個去送回禮不行。」
『誒——日向くん人氣真高呢。』
「……都是人情巧克力啦,生氣了?」
『沒有哦——』
「別生氣啦——給。」
『紅色跟粉色的天竺葵、麥杆菊、百合、桔梗——還有香檳玫瑰。日向くん有做功課呢。』
「還有這個。」
『……心型的果仁巧克力呢。』
「髮飾也還給妳,還有做最新型的遊戲機,等我一下。」
日向將小蜜蜂造型的髮飾放置於墓碑前,並拿出打火機,將紙做的遊戲機點燃,接著拿出一模一樣的。
「再來玩遊戲吧?」
「……即使日向くん做了這麼多,我也不會放水哦?」
「求之不得。」
異色瞳的少年與坐在墓碑上的少女相視而笑。
「情人節快樂,以及生日快樂,七海。」


-End-

【最赤】二十字微小說

不過早就超過二十字了
只是有點興趣寫的(你
有些是寫成一個章節的(?
※劇透注意
※日常有ooc.bug
Crossover (混合同人) 寫得很開心 混了哪3個可以猜猜看(被打
OOC (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OOC的大概是最原

Adventure (冒險)
想要救出其他人,她賭上了自己的命。
想要救出她,他賭上了其他人的命。
Angst (焦慮)
「時限...…大家……」
『為甚麼...…是妳...…』
Crackfic (片段)
他想到了她握住他的手,想到她在電梯裡說的話。
Crime (背德)
她做了不可挽回的事,但她不希望他也做。
Comfort (慰藉)
她相信他做得到,用自己的方式為他打氣,將一切託付給他。
Tragedy (悲劇)
他未能握住她的手。
Death (死亡)
旋律中斷。
Suspense (懸念)
月光下的誓言。

Time Travel (時空旅行)
想要救她,哪怕自己的存在可能會消失。
Episode Related (劇情透露)
不再是軟弱的自己,他回握她的手。
「犯人……不是赤松さん!」
Future Fic (未來)
「吶——終一くん在想什麼想得那麼出神啊?」
「啊,抱歉……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我們回家吧,楓。」

Crossover (混合同人)
(1)
少女甩開了奇怪的畫像,在下個房間和少年撞個正著。
「……我也是不知不覺就到這裡的,不介意的話要一起同行嗎?」
(2)
「這樣事情都解決了呢。」
「我要回去處理一些事情,假期會再來的不用擔心!」
不要走……
「……楓。」
(3)
腳步聲打破寂靜。
「來的有點慢哦。」
對上少女游刃有餘的調侃,少年只能用苦笑回應
「抱歉來晚了,好久不見,Kaede。」

OOC (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唔噗噗——這就是希望的你染上絕望的樣子嗎?』……真是的——最原くん不要笑啦——」
「抱、抱歉,不過赤松さん演得很像哦。」

【苗木誠生賀/日常段子/微苗霧苗(?)】

「好痛!」生日從床上跌下來開始。
摸了摸和地板親密接觸的地方,起身將鬧鐘按掉。
「生日嗎......」我不自覺苦笑起來
不知道為甚麼,這一天好像會特別的不幸
每當有人向我祝賀,就會有壞事降臨在我身上,比方說──
「啊!苗木前輩生日快樂!」「苗木前輩生日快樂。」
「謝謝你們─哇!」突然的平地摔。
「呦!苗木生日快樂!」
「謝謝桑田くん─咕!」不知道哪裡飛來的球擊中自己。
──諸如此類的,每年都不例外。
不過都是一些不嚴重的小事故,忍忍就沒事,再說阻止別人祝賀也太不禮貌了。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接受祝賀及意外,不知不覺已到傍晚。
「你在這裡啊,苗木くん。」「霧切さん,晚上好,有甚麼事嗎?」
在接近一天的尾聲時被叫住,我準備好再遇到意外一次。
「拿去。」「這是?啊,難道說這是──唔?」話還沒說完就被摀住了嘴巴。
「就當是你的遺失物就好,你也不想再『不幸』一次吧?」
「......嗯!謝謝霧切さん幫我找回來!」
「......區區一個苗木くん,真是令人操心。」
「啊哈哈......」
今年的生日,稍微幸運了一點呢。

-End-

【春川魔姬生賀/日常段子/微百春】

大概是春川第一人稱
OOC還蠻嚴重的吧(掩面

百田解斗和最原終一最近很奇怪。
每天的例行鍛鍊不見人影,百田就算了,連最原也沒看見。
在其他時間看見他們會快速跑掉,就算抓住了也會找些奇怪的理由脫身。
不,不只他們,其他同學也有點奇怪。
「誒?他、他們……說起來!春川さん妳……」
就算問起他們在搞什麼鬼,也會快速轉移話題蒙混過去。
「にしし—春川ちゃん是感到寂寞了嗎?」
啊,這傢伙倒是沒什麼改變。一邊掐著王馬的脖子,一邊平淡地想著。
並不是會感到寂寞什麼的,反而還覺得耳根子清淨,輕鬆了不少,僅此而已。
反正,原本就是一個人。
不自覺地撥弄起頭髮,打開了食堂的門—

「春川さん/春川ちゃん—生日快樂—」
「……蛤?」映入眼簾的是,四處紛飛的彩帶,以及寫著「生日快樂」四個大字的布條。
「呦!春卷生日快樂!」「春川さん生日快樂。」百田和最原走了過來。
「……所以,這就是最近不見蹤影的理由?」冷冷的語調自口中說出。
「那、那個……」「哦!是啊!」識空氣和不識空氣的明顯差別。
「……算了。下次不要再這樣。」開玩笑的語氣還要再學習。
「別說那個了!快來過由我這個Boss為助手準備的生日宴會!」一如往常,強硬的抓住自己的手往前邁進。
看樣子,以後的生日都會被這個笨蛋打擾了。

——

「怎麼樣!名震宇宙的百田解斗所準備的生日禮物!」
「好土。」
「喂喂,好歹給我個面子吧,春卷。」
「我只是實話實說,還有別叫我春卷。」
「にしし—百田ちゃん,春川ちゃん想要的生日禮物是你的擁抱哦—」
「蛤?」
「什麼嘛—春卷早點說就好了啊!來!」
「等—」

『兩具(偽)屍體同時發現!稍後將舉行(偽)學級裁判!』

-End-

腦洞紀錄(最赤最)

被赤松囚禁的最原跟絕望化,要讓最原染指絕望的赤松(超小聲)

只是看了篇日七文就突然有的有病腦洞(掩面

要說的話可能是接本篇或某個AU吧
從本篇醒來發現大家都沒死,最原高興的去找赤松,然後就被囚禁了(喂
AU是想像了沒有自相殘殺,但是絕望又崛起,本來就是一對戀人的最赤

看是最原的心靈雞先成功說服赤松,還是赤松先成功帶給最原絕望

要說本篇絕望的話,最原醒來看到赤松這樣已經先絕望一半了吧(不

論洗腦的話,鋼琴怎麼想都是很好的絕望工具吧(更小聲)

而壓死最原心靈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變調的月光吧

一直支撐心靈的支柱被毫無保留地破壞,而且還是以這種方式,崩潰效果會有多大(ry

......吃我的刀子啦!!(自己先吐血